145.com:四川长宁6.0级地震

文章来源:渠道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5日 02:52  阅读:8073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小时后有一件事,让我特别的伤心,那时我才四岁我在姥姥家住着,有一天我在外面玩妈妈把我叫来,问我拿她的二百元钱了吗、我说没有,我妈妈特生气,一直问我拿了没有,我说;没有拿,可是我妈妈怎么都不相信我,于是妈妈就拿来刷鞋的刷子,就刷我的屁股,我一面哭一面说没有拿,真的没有拿,我看到妈妈都快哭了,就在这时我舅舅听到了,跑过来说;怎么了,怎么了,这是怎么了,我妈妈说;我丢了二百元钱,拿了钱还说没有拿,我舅舅说;也不至于打孩子啊,是不是放那儿了,我妈妈说;你帮我找找吧,舅舅说好吧。不许再打孩子了,我回家问问我女儿拿了吗、没有一会,我舅舅就跑回来说,找到了,我女儿拿走了。妈妈说找到了就行,给孩子买点东西吧,我哭着说,妈妈我没有拿吧,你要说我拿了,还要打我。妈妈说;儿子‘对不起;是妈妈的错,是妈妈没有搞清楚,妈妈以后不会这样了。我笑了,妈妈也笑了。

145.com

所有的人,都提倡什么外表美,有没有想过还有心灵美啊!当然,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,我想我就是心灵美。嗯嗯,就是这样的,我感觉。

每个事物都不是十全十美的,它们有自己的优点,也有自己的缺点,每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,要想战胜别人首先要战胜自己。

如果我是你,我会把垃圾扔到垃圾箱里,让街道不再丑陋;如果我是你,我会将废纸扔在可回收的箱子里,让天空不再漆黑;如果我是你,我会将水龙头关闭,让树林多一片翠绿………… 那是一天天气不怎么好,呜――呜地刮着大风。我穿好衣服准备上学,我看见风刮的太大了,好像你站在那它就会你刮跑,我就不想去,想让爸爸开车送我,可他没在家。迫不得已只能自己冒着大风去了,可学校离家很远,要很一段时间。这时,看见一位清洁老奶奶在路边扫地,刚刚扫到一起的垃圾又被这人讨厌的狂风吹散到一边,风娃娃好像在戏玩,但是,它又让老奶奶皱起眉头。 没办法,老奶奶只能重新扫了。可是,那垃圾不是易扫的垃圾,是瓜子皮啊!我顿时感到扔垃圾的人好没道德啊!我看到很清楚,明明刚才的那个人把垃圾扔到地上的,老奶奶没有斥责她,反而跟在她后面走着不断地挥动着扫帚,一会儿都没休息。让老奶奶累得气喘吁的,呼个气都困难。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向前走了几步,走到他眼前,拍了他一下,说:呵!同学,麻烦你不要扔了,老奶奶累得快不行了。他渺了我一眼,说:跟我有什么关系,她是清洁工,她应当扫地啊!说完,头也不回地哼着歌扔着瓜子皮走了。我当时真想向前跟他打一顿,可是,老奶奶说:孩子,我知道你为我好,不要为我打抱不平了,赶紧上学吧!马上要迟到了! 我也没与她多聊,就跑回了班,我的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。 之后,我上学从来没有见过她。直到有一天,有人说她病了,在家养病。这时,我真对那个扔瓜子皮的人感到惭愧。 如果我是你,我不会扔瓜子皮,不会让街道变丑,不会让别人多扭一些地。如果我是你,我会对別人道歉,我的心里会感到愧疚。如果我是你,我会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。

闭上眼睛,便看到了细碎的阳光里,祖母推着轮椅,带祖父到那条开满槐花的街上看云卷云舒。此时的我心里便会有一簇簇粉红的花朵呼啦啦地开放,覆盖了整个心房,他们在黄昏里的影子上铺满了洁白的槐花,渲染出他们小小的幸福。祖父母相扶相依已跨半个世纪,他们这共看细水长流的情感因为时间的沉淀变得琥珀般明亮。

妈妈好不容易把车停在路边,我立马下车,背上十几斤德 书包,快步向学校跑去......

印象中的爷爷是很安全的。每次有火车经过我们身边时,爷爷总会用他那宽厚暖和的手掌紧紧拉着我的手,或者,两只手捂住我的耳朵,这样的动作,一直坚持到火车彻底的过去。




(责任编辑:利德岳)